鹤还归。

哈喽,我是鹤还归。请戳介绍↓


莫得感情 莫得钱 是个没有感情的鸽手
今天我清水文手就开个车玩玩(暴言

我我我我杂食什么cp都嗑´_>`
水仙最好吃ᖗ( ᐛ )ᖘ

只要你嗑弹刺、轲离,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杰佣杰】海上恶灵

-暗鲨和绯鹗的故事啦。
-小短篇xd。
-

    萨贝达早被过于冷彻的月光折磨得不近其烦,他甚至没有兴趣抬眼去看那该死的明亮是否是圆着或是缺着的。冰冷无机质的水向来具有同化的绝佳天赋,它们致力于将沾染者一步步同化,无论是通过呼吸还是活着、这些都足以使留取生命者遭受侵染。从外到内、一个个的细胞将会被同化至比外界更冷上几分;从内到外、绝望还是愉悦的心情搅浑并夹杂着涌向外界,为水分增添养料-并令其因此而洋洋得意。太过容易了、所谓生物的情感不过区区物质变能将其消磨干净。
 
   
  夹板上的水手无声地嘲笑着、同时却又畏惧着。它们以自己不沾染水分为熬并以为自己拥有着生物的典型特性。上帝...让我们瞧瞧有什么,嫉妒、憎恨、以及被虚假覆盖的爱-别小看这些玩意、它们是生存的必需之品,此时却被遗弃在水之外。这遭水外的愉悦、水内之绝望热烈追捧。无疑这是多么惨绝人寰的事件。
  
  
  
  萨贝达翻了个水花儿引起了些许动静,鲨鱼的本性尚未被水分消化殆尽,凶恶也许并不足以被它们所重视,堪堪轻微不足道的情感是唯一被宽容的地方,但这也足够毁了这个地方。凶恶从来不缺、不是吗?
  
  
  
  
  杰克停立在海中央的巨岩礁石之上,过于艳红的绯色与苍茫的月色相衬愈发阴气森森。它侧目斜睨着海中央的一抹暗色,面上显露出那么些不屑与轻蔑,过于显目又过于刻意,勾起了萨贝达鲜少未发的笑意,浅浅将鳍划出水面倒是将水手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上帝啊!为什么这个时间点会有这么硕大的鲨鱼!果然绯鹗是个罪过-处死未免太过合理、判以其他重罪也好!”
  
  
  
  杰克便哼鸣出声,带着优雅的、戾气的,不-这太相反,或许他本身就是矛盾的结合体,本身就该将憎恶的目光引去。是美人鱼最勾人心魄的吟咏,是世纪上最动听的死亡恸哭的调子,是绯鹗的声音。萨贝达思来想去也搞不出贴切的形容词,却见那一抹亮色划过天空,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整个天会被他化成灰暗与暗两半。因为它太亮了,太瞩目了,导致天色都理应被他吸引。当然-萨贝达不知道子弹也会被吸引过来。当那微弱的触感自脊背传来时,萨贝达便稍微怔愣了些许,而后便看到那抹傲慢的余光,匆匆一瞥便又消逝隐没于天空。而后便是灼热的子弹直击微弱触感曾经停留的地方。似是嘲笑一般,将那抹悸动换成了彻彻底底的疼痛。萨贝达则久所未得地感受到了怒气的侵袭。
  
  
  
  血色的气息和颜色晕染在海底,与方才的那一抹亮色一般渐渐淡去了。
  
  
  
  
  
  萨贝达就知道迟早能再次瞧见这罪恶。
  
  
  它奋力地游向它、匆匆一跃将干净的阳光驱赶的透透彻彻,却见那一抹不屑又渐渐显露出来,而后一展翅膀从隙中跃走蓦然扎入海面无影无踪。萨贝达也跟着嗤笑,自遇到这只鹗以来,它的情绪化越来越多,随这抹亮色的起伏而起伏。无论是这点、或是背上的擦痕,都应该令它付出代价。
 
   
  杰克显然低估了这只看似硕大不灵便的哺乳生物,它将此归结为在许久未接触的水中接触到了彻骨的寒意。而后便是身后暗潮涌动、最终携来莫名的热的活物气息。萨贝达的牙齿并不是摆样子,无论是形状还是尖利程度,这并非摆样子的玩意儿便狠狠地扎上了绯鹗瘦弱的不像话的身体。可怜的鸟儿,它绝对能听到自己的骨头被碾碎的声音。猩红色的、缓慢流动的液体晕染在水中,与被揪成一团的羽毛厮混在一起。可悲的是、杰克从未比现在更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了。痛觉格外敏感,而牙齿厮磨的快意竟也被他感触到,到最后竟生出点儿这么些爱意。
 
   
  
  爱什么?为什么?杰克朦胧中瞧见水手们呐喊兴奋的样子、身旁经过无数被鲜血吸引而来的游鱼来了却又离开,引起的水流刮的他羽毛生疼。萨贝达心满意足地用牙齿探索着口中这具身体,感受着许久未感受到的温暖涌入口中、令心脏发出了细微的跳动。可怜的、可悲的哺乳动物,便将这推崇的爱发挥到极致一点点将杰克的躯体包括羽毛吞咽至吼中。即使被水分浸湿的羽毛仍搞得他喉间温暖异常,却突兀地反方向的出现了鲜血。仿佛有二者本就该相融合的融合方法被发掘了,萨贝达简直痛快到落泪。
  
  
  
  然后他便真的落了。在吞咽了最后一滴绯鹗的血液后留下了这片海域唯一一滴掺杂水分以外的物品,代价唯二具有生命的生物。

【杰佣】恶作剧游戏

-是刀子吧。轻轻
-怎么办我天天都在ooc
-↓


  瞧吧,我们以杀戮为乐趣的开膛手先生爱上了一个退伍的雇佣兵。相当令人惊奇,他会在他破译密码机时守护在身边排除干扰、在他受伤时为他找来军医、在无处可走时将他投入地窖。而雇佣兵先生——奈布·萨贝达,自然如同他在战场上的作为一般,对此嗤之以鼻。
  
  
  雇佣兵的爱情太难得也太容易。萨贝达,一个二十二岁的退役兵。这个年龄使他的恋爱经验几近为零,而战场的磨砺更让其不知恋爱为何物。也许这时便可以知道,这是个多容易被捕获的猎物,尽管他有着锋利的爪牙,但这在某些人眼中不过是情趣的修饰物罢了。
  
  
  杰克着实有着特殊的调情手段。
  
  
  夜晚的大教堂中总会亮起几点星火,而其中——红地毯、夜蜡烛、以及一对似乎相爱的甜蜜恋人足以让人感到温馨。杰克的怀抱也总是小心翼翼的。在过分尖利的爪刃下,为了不伤及相比之下稍显脆弱的恋人,实在太过艰难。而后、从维也纳采撷而来的玫瑰、浪漫的腔调以及故事,也自然手到擒来。
  
  
   一个外表坚硬的人总是容易被拿下,即使他有着格外精准的技巧,但军队似乎对分辨人心的真假并不教授。这就导致萨贝达先生落网了,一张甜蜜的、带着爱恋的情网。
  
  
  萨贝达的爱。就像被小心翼翼粘连好的血细胞,带着他的生命、呼吸被奉上,忠诚地如同对待战争,这大概也是战争后遗症的一部分。他在努力违背人类的天性,去一心一意地对待他人生中的第一场恋爱,尽管这不怎么合时机。但是爱情不应当不分场合吗?萨贝达的经验还停留在初级阶段。
  
  
   他在黑暗里行走的路程太多太长,所能够依靠的东西太少太小几近没有。他的任务——拯救拯救拯救,他的一切全然为了付出。而杰克的出现却着实是溺于水中的那一抹光亮,尽管杰克本身便是漆黑、污秽、并不光明的。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直至爪刃穿过他的肩胛骨,血液疯一般流失、地面上的沙砾摩擦着他的身体。毫无尊严的被践踏在地面之上,无论是看似坚硬的外表还是那一份注入一切的爱。
  
  
  
  
  杰克对待求生者的态度是什么?猎物、还是死物?
  
  萨贝达过于坚韧的外表对他而言是个极具吸引力的壳子,他——杰克,全然信任着自己的玩弄能力。掉入水中的纳西索斯、被驱逐出伊甸园的亚当夏娃,天知道这么些情感被释放有多么美妙,而杰克恰好是这等情感的施行者。不得不说,萨贝达最后的表情着实令他感到愉悦,不过、也将是唯一一次且最后一次令他感到愉悦了。
  
  
  “下等人,你的躯体尚不足以被艺术认可。混沌、朦胧、黑暗,你需要选择一块遮羞物以不扰他物地死去。”
  
  
  
  

【舞杰】驯兽舞台

-是泽莱的驯兽师皮肤
-今天我鹤还归就安利爆舞杰
-我是第一个吗。轻轻
-下面请看ooc现场↓
  
  
  
  
   “玛格丽莎·泽莱!玛格丽莎·泽莱!”
  
  
  瞧吧!舞台底下那群自以为是、金钱不断挥霍的上等人,所谓的上等人。在此之中占绝大多数的男性正摘下顶头礼帽抓在手中不停地挥舞。而舞台上站着的,是我们大名鼎鼎的驯兽师——泽莱小姐。贵妇们对她嗤之以鼻,却抵不过丈夫的痴态尽露。这个女人,将是榨取他们血液的最佳人选。
  
  
  “先生们、女士们,今晚将是盛大的嘉年华!伟大的驯兽师小姐,将为您们带来一场视觉盛宴!!征服一个、罪大恶极的——疯狗!!!”
  
  玛格丽莎·泽莱的话语在偌大的厅堂中回响,观众们尽到责任响起从脚尖麻到头顶的欢呼。在喧嚣的环境下,锁链的声响被隐没在最下端。
  
  
  杰克觉得没有什么情况可以比现在更糟糕透顶,他的傲慢自尊被这个身为下等人的驯兽师践踏地体无完肤。现在、他精心伪装的优雅绅士模样,也将被毁之殆尽。舞台上的灯光直直打在头顶,台下万千人的注视让杰克几欲发狂,当然、脖颈上的链子让他没有发狂的权利。
  
  
  “我们的新朋友——Jacky.”
  
  玛格丽莎·泽莱用优雅平静地语调念出他的名字,端正淑女的姿态丝毫不被这个职业的影响。而杰克、则被铁链束缚着被迫跪在地上,锋利的刃尖丝毫排不上用场。
  
  天知道杰克已经在心里把这个该死的女人千刀万剐。目前她将成为唯一一个不被美感艺术所怜爱、被凌乱地刀法搞到地狱去的女人。前提是,这天杀的铁链被解开。
  
  
  台下的欢呼愈演愈烈。杰克眼中对待死物的目光已然升起,而我们的泽莱小姐、一位合格的驯兽师,早已拿出她光鲜亮丽的皮鞭——它将会驯服一切野性的家伙,这驯兽师的名号可不是白白得来的。略微粗糙的鞭面抵在杰克的下颚,使这个高傲的杀人鬼被迫跪伏在地上仰头去看罪魁祸首。
  
  瞧瞧这目光,她一定会将他驯服地彻彻底底。玛格丽莎·泽莱心中如是道。
  
  
  
  “驯服他!驯服他!!!”台下观众鼎力配合。
  
  
  
  理性的笑容在泽莱面上显现,而手中的皮鞭毫不客气地扬起狠狠抽打在杰克的脊梁。身为顶尖猎手的尊严迫使他不肯出声,但这并不代表——泽莱小姐会就此收手。


  力道愈加浓厚的鞭打、台下观众的欢呼声。杰克的大脑在这一切的冲击下变得一片空白。冷汗猝不及防从额际垂落,即使咬紧牙关、闷哼声也不可阻挡地倾泻出来。杰克恍然间觉得,他连跪伏的姿势也维持不住。
  
  爪刃被限制住,只能毫无威慑力地在地板上划出几道长痕,杰克终是从吼中泄出一丝艰难的呜咽,随即听到台下的喝彩。 该死,他一定要让她扭曲地一丁点美感没有。
  
  
  “小猫咪,台下的观众可还没有尽兴呢。”
  
  

【杰佣】正常的战争

-paro。
-什么?竟然还要取标题,我胡诌一个吧jpg
-是一个 我也不晓得什么故事的故事
-只有一千多字就结束啦。
-我好ooc噢。
-纯意识流,我在写什么jpg
-有点儿不像杰佣的杰佣(。)
-有一点点幼年啦x杰克遵循官方好坏孩子设定
-我不会写文.jpg 下面请看鹤还归瞎写↓
  
  
  
  萨贝达自幼时便与杰克相识,大概是从父母基因骨子里带出来对弱小的保护性,他向来对这个瘦弱单薄的孩子多一分关注。实话来说杰克并不需要多几分关注,他本就是个乖孩子,白天时刻总是安安静静地画画或者看书。萨贝达却愣是从中嗅出些危险的味道。
  
  
  这事应是只有杰克本身知道了。他拥有...两个灵魂、两个身份、或是两个人格?这对于年幼的他来说实在难以接受。唯有艺术的慈悲能够堪堪压制住他蠢蠢欲动的另一面。黑夜的来临,无疑是另一个开端。
  
  
  杰克体内的另一面冠冕堂皇地占领了黑夜的使用权,以至于夜晚出现了一位雾气弥漫种的杀人鬼。接二连三的受害者,行凶者却不知所踪。
 
   
  杰克端坐在椅子上,画笔在纸面上移步,他能听到身体里有个声音、有个意识,令画笔沾染上红色,再涂出点血腥气息。杰克想,他压制不了,也阻止不了了。
  
  
  接二连三的奇特事物逐渐出现在画纸上,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慢慢处于弱势。瘦长鬼影、失踪的正方形或是...被凌迟的黑猫,一步步更加深入。 萨贝达时常看着杰克作画的背影,眉头蹙起。他能感觉到,有种不知名的东西在潜移默化地滋生。
  
  
  
  时间在缓慢推移,或许是因基因的不同,杰克的身量逐渐越过萨贝达,面上天生带着些苍白萎靡的感觉。
  
  
  
  “杰克,你需要解释一下。”
  “......”
  
  
  萨贝达已经需要仰头看着杰克的眼睛,那里面是无尽的深渊,漆黑、却是空洞,环绕着死灵的气息。萨贝达的眼睛却是盎然的绿,不是树叶、青草,只是活灵的生机,杰克总以为是有一片绿色的海。
  
  
  衣襟上沾染的血迹已然暴露地淋漓尽至,杰克无言,单单看着萨贝达,没有血色的嘴唇终是没有张开说一句话。漠峙稍刻,萨贝达终是哑然,独属于士兵的严阵以待在此挥发到了极点。
  
  
  分道扬镳。
  
  
  
  
  
————————时间线——————
 
  的确是分道扬镳。
  
  
  
  于战场上击溃敌军,少年的旗帜在战场上飞扬,萨贝达与他的同胞们唱战歌以永不退缩为信仰。翻光溅影、硝烟战火,是为了守卫家乡必须做的。本就有着优良的战士基因,萨贝达从未让他的背后失望过,也未曾敢让背后失望过。
  
  
  杰克已然成为臭名昭著的角色之一。未知杰克,开膛手的名字也是家喻户晓。谁也未曾知道,雾气中是否藏着一位杀人鬼。
  
  
  
  命运安排。
  
  
  
  上帝总是乐意看到精彩的画面。仇人相认?宿敌对决?昔日好友刀剑相向?
  
  萨贝达想,估摸着这些都对上了。
  
  
  以昔日对彼此的熟悉程度,二人在战场上第一眼便是互相的眼睛。依旧是、深渊与绿色。萨贝达想,他是不是需要让杰克解释一下。但这老套的剧情在战场上显然不怎么适用。
  
  
  
  脚下是站了数年的土地,头顶是灰蒙蒙的天,背后是信任着自己的人,身前是、杰克。
  
  
  刃与刀的对决。
  

 
  萨贝达想着是否会下不去手,但显然这无疑是多想的话。杰克下手极为迅速,而他、也刀刀致命。
  
  
  这一战啊、无论如何,不过是敌死或者我亡。萨贝达上过无数次战场,哪儿次的结果何尝不是这样,这次不过是多了个杰克而已。
  
  
  风在耳边叫嚣,眼前恍然间就只剩下了这么个人,这么个宿敌、旧友?
  
  他有点想想曾想过两人的结果会是怎么样。
    
  
  后来他就发现杰克的刃已然深埋他的身体里。没有深情的、有预兆地,在他的身体里。血液的流逝感、及头脑的混沌感,呃、其他的实在感应不到了。
  
  
  
  “萨贝达啊,天堂容不下我,地狱也不及我,唯有你的身体里容得下我的刃了。”
  
  
  萨贝达听到了。他只是尽力勾上点嘴角。
  你哪儿都去不了。

-我爱水仙
-没有车、习惯的格式罢了
-公测杰克x内测杰克
-无脑ooc请原谅我
-我写的什么几把

-标题随缘取
-假车假车假车真的是假的
-双佣弹簧手x刺客披风
-新手上路。